目前日期文章:2014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狗屎!」他聽見老闆的聲音在叫他,或者只是心懷怨恨地叫罵。「狗屎!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混帳!」

現在他十分肯定老闆對他恨得牙癢癢。他小心翼翼地從水泥柱後探頭,果不其然,一顆子彈馬上削去了柱子一角,水泥塊打在他臉上刮出一道小口子,但這還不及老闆幾年來要他當打手所遭受的痛。他憋著一口氣,話就在嘴裡卻吐不出來。倒是滿頭大汗流過青筋,他一個側身舉槍朝老闆的黑頭車開了兩槍。

緊接著是老闆一陣叫囂和子彈、水泥灰。

他理當在一年前就坐擁台中支部的所有分紅,不,憑他的表現應該要更早、爬得更高。但他這麼多年來卻仍只是個打手,美其名是老闆心腹,事實不過是老闆做髒怕髒的爪牙。

「蔡狗屎!把我兒子交出來!」

文章標籤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吳明益 《複眼人》讀後感

 

這是我看過最悲傷的小說。

打從故事第一頁開始,就是個深邃幽長的洞穴入口,就像是《桃花源記》或《獅子‧女巫‧魔衣櫥》的衣櫥那樣,伴著生死邊緣的緊張心跳走入一個與現實緊緊相連的異世界,而過程則是那麼神祕巨大的未知。所有的人名都有自己的一段故事,卻沒有人能真正穿越洞穴,但其實在大家為了自己的世界而努力時,穿越洞穴的奇蹟一次就發生兩回,便再也不可能發生了。

那是一座存在於虛實之間的島嶼,至少我知道這個島嶼有許多原住民族群的影子,它是一座反映現實,也如島民的傳說:「在雨與霧的盡頭有一道海之門,海之門外有一座『真正的島』,卡邦和所有的水族神祇居住其上,瓦憂瓦憂只是那個島的影子。」那樣子的島。但就算是來自海上奇特島嶼的阿特烈或現實臺灣島上的阿莉思,都不是主線,而是構成故事主線的其中一份子。其他諸如達赫、哈凡、李榮祥、薄達夫也是,他們各自的背景交織成《複眼人》的劇情。因此,我其實很難說出誰是主角或女主角,剛接觸故事時大概會認為是阿特烈和阿莉思吧。但後來,我知道,主角其實是世界之外默默注視世界運行的複眼人。

翻閱第一章後,我能理解為什麼書腰上會稱它是一本「詩意、魔幻、憂傷的未來小說」,尤其是那種憂傷在本書裡像是玻璃杯緣隨著室溫滲出的霧氣一樣,它們會逐漸匯集成淚水,但僅止於此,便不再加深。我聽不見這種憂傷哭泣的聲音,但當我們把玻璃杯取走,卻會看見留下的痕跡。於是我發現我無法一次讀完這個故事。

文章標籤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早安。
城市的氣味從蛋殼洩露出來,陽光鋪滿柏油路面。

早安,汽機車為城市注入血液,然後低吼著醒來,就像要驚起整座水泥叢林的鳥。

早安。

我在午夜和城市一起沉沉睡去,縱使我還沒有睡意,濕溽的暑氣便淹沒我,沉進水族箱底,直到光線反覆穿透。

文章標籤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沉默得不可數算〉

 

你說,沉默的人總是比較多
課堂上也是
瞌睡的比聽課的多
發呆的比發問的多

文章標籤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島國政治〉



浪頭十分洶湧
那些神怪糾纏成島

文章標籤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