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24  

台灣文學地景:苗栗玄寶大橋

〈日落了〉

 

她日落了
夜晚還未做夢

文章標籤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忘與找回的過程〉

 

有些人不習慣在夜裡睡覺,有些人可能是非自願地醒著。我喜歡,或者說養成了這樣的習慣,總是在入睡前放任自己想像很多事。我喜歡創作,有一段時間曾經忘記為什麼要這麼做,只有睡前的想像習慣一直保持著。也許因為這樣我一直睡得很安穩,除了有時會有睡眠不足的缺點外,在進入深層的夢境後彷彿能進入另一個世界,不再醒來。

做夢不知道從什麼開始演變成逃避現實的利器,它填補許多刻意去忘記的空位,或許以一個更貼切的說法是「覆寫」。相信有許多年輕的孩子會和我一樣,在國高中時期摸索並逐漸掌控自己的心靈,至少我以為能全盤掌握自己心思是在這段時間。現在回憶起,刻意的遺忘也由此處蔓延、擴散。對我而言,遺忘或許可以粗略分成兩種,一種是醫學上的遺忘,一種卻是記憶被覆寫、習慣覆寫、話語覆寫,形塑自我外在表現的遺忘。我在細微處改寫自己,使自己好像更能適應這個環境,更能避免衝突與迴避責難。

近幾年因緣際會下開始學習寫現代詩,開始去了解現代詩的面貌下有什麼更深層的共鳴。甚至鼓起勇氣去表現那些從來不曾表露的自我,就像地牢突然有了一絲陽光,所有纏繞迴旋的藤蔓有了宣洩的出口。然後那些被刻意遺忘的、堆積在角落裡的成串的前因後果,都回到了它們該有的位置,而那些被我分裂出去的自我:那些憤怒時於暗處吼叫咒罵的陰影、那些被各種條件限制的表現慾望、那些沉靜冷酷的自我觀照……漸漸地回歸,趨於完整。

現代詩是一個完美的容器,適合把一些密碼藏在裡面,適合那些總會把心靈推至邊緣的人們。它的寬容讓那些欲表露又想藏匿的矛盾情緒得以舒緩,因此才有許多喜歡以詩療癒的詩人吧!雖然我自認沒有什麼傷口,但認識詩以來卻發現,這一切只是一種相對關係的掩飾。程度上相對的、關係上比較的,荻原朔太郎《詩的原理》(徐復觀譯)中描述道:

文章標籤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岔路〉

我們向前爬行
向前或交纏或互相
吐出蛇信
把一路上的滋味
吞進肚裡

文章標籤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離蝶最近的遠方》心得

 

 

 

如你,在晴朗的林道之上 

已將今晚的星空 

文章標籤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