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繭〉

這是多年前的事情了,直到現在我還相信,奶奶只是去了她心中所嚮往的世界。

聽到要搬家的消息,奶奶臉上只有茫然。爸媽費了好大的勁才讓奶奶聽懂,畢竟奶奶有重聽,麻煩的是,她也聽不懂閩南語以外的話。以前那棟三層樓的老房子是奶奶和爺爺一起打拚下來的成果,我本來以為奶奶會大吵大鬧,但可能因為奶奶的阿茲海默症,她聽完爸媽的解釋還是一臉茫然,只是點點頭,又回到自己的房間去呆坐在床沿嘆氣,和空氣叨念一些我們都聽不太懂的閩南語。

我們決定要在搬家那天給奶奶一個驚喜,我們的新家也是一棟三層樓的樓房,由於是剛落成的,連室內的氣味都很新穎。奶奶一開始還以為我們是來朋友家作客,從進門前就頻頻問著這是誰家,到了室內便表現得有些戰戰兢兢。爸媽再度花費了一些時間讓奶奶搞懂今後就要住在這裡的事實,只見奶奶沉默不語。

我們領著奶奶到她的新房間去,我確信這間房間費了我們很大的心思,一定可以討奶奶歡心。房門雖然找不到一樣的了,但門一開就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我們努力地把房間盡量佈置得像是奶奶的老房間,雖然沒有辦法百分之百複製,我們還是盡量連堆滿雜物的五斗櫃都重新呈現。

我可以感覺得到從扶著奶奶進門的手傳來顫抖,奶奶依舊緊閉著嘴唇,起了皺紋的眼角卻似乎含夾著淚。

,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