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我們的蝴蝶夢>


昨夜,你在我髮上打了個結
它同我睡得安穩
直到身邊的枕頭涼了
才想起,窗台
已闖進一片月光
那溫度像你躡手躡腳的影子
在離開時驟降

其實你的熱情還在
輕柔地,讓床單包成
蛹,
獨自歌唱
唱著我已經陌生的老調
期待可以,冒出新芽
今晚,我也在你髮上打了個結

夢裡期望一場公平的
追逐,直到終齡
最後一次蛻皮
才想起
我們懸在危樓,
等著體內
最危險的革命

而是誰會在
日月還未羽化時
摘下空虛的影子?
然後放任不能飛行的姿態
嚙食自己,死去

 

~~~~~~~~~~~~~~~~~

 

此首之後幾句,脫生於吳明益老師的<死蛹>一篇。:)

另外特別感謝喜菡論壇裡的綠豆前輩幫我評詩。(08/10修正第一版)

 

~~~~~~~~~~~~~~~~~~~~

 

另有修正第二版:


<色之蛹>

其實你仍有星火
期待,冒出新芽
輕柔地,讓床單裹成
蛹。

 

~~~~~~~~~~~~~~~~~~~~~

 

這樣改得也很不錯呢,精短的小詩。

我喜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