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那天,我在尋找一個可以長久休息下來的地方。

是某座山頭,綠意盎然。

已經很久沒有聞到這樣清新的氣味,帶點泥土潮濕的味道。我緩緩的沿著小路前進,雖然我也不知道這條路會通去哪裡,但這是這裡唯一一條曾經有人踩踏過的道路了。

意識到這點,我苦笑了一下。

改不了長久以來的習慣,還是沿著有人跡的地方走了啊。

這條小路沒有想像中難走,其實對我來說,最難走的道路可能是通往天堂的路吧。但聽說,那是個很美的地方。

天色已屆黃昏,小路也越來越不像一條路,小石頭藏在快比人高的雜草叢裡,要是一個不小心就會跌倒。但就算跌倒我也不在意,這種事情以前經歷多了。經歷多了,也就累了。我想著要讓自己再休息一陣子,便遠離了大城市和開始有點想念的夜景。來到這個荒山野嶺,也不知道底下是過了幾天。

我還沒找到一個我喜歡的地方,我不確定我能不能在這裡找到,畢竟在溫暖擁擠的水泥叢林裡待久了,還是習慣寂寞的街燈多於孤單的月光。

也不是說,我沒有待過山林。只是,那是我很小很小的時候了,那時候我還能忍受光著腳丫子在石子樹枝滿地的路上奔跑,帶著滿足吃遍山上的野果而不拉肚子。那種感覺我已經忘得差不多了。

從我吃了一個老靈魂起,就再也輕快不起來,那些可能是我記憶的東西跟他的混在一起,漸漸跟隨分秒流失。

我很想後悔,但我無從後悔。我只記得那味道又老又毒辣,還有一抹激動的陰影在牆上晃。

它可能是個女人,我想。

那味道雖然老辣,但口感卻像月色一樣滑順,氣味聞起來像醇厚的酒。

所以我才情不自禁地吃了。

我發覺,每每更深入這座山頭一步,我就好似記點什麼起來。

並非因為這裡是我的老家,我知道,我的老家早在很久之前就沒了,現在那座我的山只在書裡看得見了。

我彷彿聽見歌聲,從林葉的間隙流瀉下來。還有一點氣味,像是水邊生長的苔。這讓我再想起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是更久之前,我第一個遇見的人。在那之前,我只是安分地在屬於我的山裡待著。他身上的氣味吸引了我,很繽紛的香味,很可口。但這讓我拉了肚子,還病懨懨了好幾天。後來,我再也沒有吃過那樣年輕的靈魂了。

我以為那時候的歌聲是我的錯覺,但現在聽起來不是。那高亢的音符在風裡敲打著枝葉,夜裡的月光也不羈起來。

我感到一陣心悸,我對我期待的事情模糊不清。

這麼久,這麼久以來,我等的到底是山還是一首歌?

但那年輕的力道不容我抗拒,冷冽的山風推著我的腳步。我始終聽不懂那首歌是在唱著什麼,也許是束縛我的符咒或陷阱,我是那麼困惑。

溪流潺潺地,沿路拍打逐漸被磨光的卵石,時而溫柔時而嚴厲。潺潺溪流,每一瓢流過的時光都為每一段失去的記憶做見證。

那歌聲大概也和我的回憶一樣被存放在溪水裡了罷?

當我被驅趕到森林深處,那滿地的失落充斥了開闊的銀白色。

 

啊,我想我找到一個可以長眠的地方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