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宿舍外的花瓣落了,在這個十一月,遲來的秋天才算開始。

  不知道,山脈另一端的世界,秋天的腳步是否也遲了呢?滿滿一樹的花瓣,白的、紅的,都給風吹滿了一地新鋪的黑底地毯。我走過落英紛紛的樹蔭,瓣兒飄劃過我的肩、我的衣,帶來的愁緒落定在我的心頭上。

  我想起從前的一個朋友,他也和我一樣隻身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中,正在努力適應少了彼此的一季易傷感的時節。尤其是現在這個天氣,已涼的風吹拂過來,讓人不得不清醒,不得不被勾起心底角落的回憶。走過被行人們交織出的一片壓花地毯,我路經竹之園,涼亭上的花朵不多了,稀稀疏疏的,看來已即將凋盡。當花朵凋殘的時候,就是山上積雪漸多的時候吧。我和山脈另一頭的世界,心有靈犀的想起過去的記憶,有彼此的生活,有個能互相傾訴的朋友,是多麼幸福的啊!

  只是,我們在這麼多愁的季節裡,被山脈阻隔著。

  多大的障礙,明明距離不遠,卻無法時時見面,更別說要好好傾訴心中的種種感受。雖然現在有網際網路這一類的東西,但卻比不上親身見面時那種欣喜之情,使用這類的東西溝通,反而使人更有種阻礙的感覺,就像是比山還沉重的簾,掀也掀不開。

  最近這幾天來,我曾經到朋友們的網誌瀏覽過,遲來的秋心似乎漸漸感染每一頁、每一篇文章,甚至我們的心。淡淡的愁緒,瀰漫在字裡行間,大家不約而同的,都各自發生了很多事情,讓我們發生了變化,如同今日的秋,遲遲的、多變的、緩緩的。而在山脈另一頭的朋友,也歷經了大悲大喜,多少次歸家的心情,每到喉間,卻又得吞下肚去。只能苦笑著告訴他人說:「沒辦法,太遠了。」或許我的家不遠,但是淡淡的鄉愁往往在不經意的時候流淌至心間,尤其是在沒有任何人可以訴說的時候,尤其是當你一個人,必須堅強的時候,那種深深的愁緒,更是在周遭濃得化不開。一片落葉就能使我感到過去的幸福已經遠去。

  林黛玉的傷春悲秋,向來是我最覺得不值得的效法的。但今日,大家卻似乎都染上了共同的心境,每個人都成了林黛玉,卻不知道誰會是那個寶玉。只能說,這樣的天氣,這樣的日子,大家心中都默默地築起紅樓夢。

 

  儂今葬花人笑癡,他日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親愛的朋友在中央山脈的一端,他引用了黛玉葬花的詩說:「我發現,自己不容於這個大環境,這個發現,大概以今年中秋為分水嶺,我的心境有兩極化的轉變……」我不得不對著這幾行字嘆息。我也是啊,內心被這樣大的轉變折磨得越來越消沉,原以為自己只要安於本份,就能在這世界的一小角裡安安靜靜生存,但誰知道原來不是呢!出了自己熟悉的環境,才赫然發現每個人每個人都是環環相扣,如同清水中點入的一滴染料,就算你不去攪拌它,它依舊蔓延開了。我要如何能夠不去理會它呢?

  一下子晴,一下子轉陰的天氣,不斷地影響我的心情。

  也許就是受了這樣的天氣影響,花兒不由自主的墜落,就跟我們心中無法淌出的眼淚一樣,不由自主的、斷斷續續的,卻從來沒真的中止過,的流出。只能說,遲來的秋天,比秋天還能影響人,至於是我的心理作用呢?還是事實如此,我也無法再用任何這季節裡的字辭去解釋它,但若真要去怪,就怪我如雲霧般飄渺、善感的心思吧!因為,這發生的一切也許跟秋天的遲來沒有太大的關係。


~~~~~~~~~~~~~~~~~~~~~~~~~~~~~~~~~~~~~~~~~


大一的文章。

老師的評語依稀記得,但完整的說不出來了。

不過,我還是喜歡那時候的自己,開始學著對自己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ao
  • 有一些平常熟悉的事物具有本質之美,是永遠沉澱蹲踞在我們內心深處的某一個角落,有如一本開展的畫卷,只要自己願意,就可以讀到它所有內在的真。
  • 嗯,人也是。不過要想要讀到人的內在卻不容易。

    月鱟 (破弦) 於 2012/10/24 16:0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