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Percent Sie〉

 

(什麼圓,圓上天?)
窗外的月圓是一九八八年分
父親挖起一球冰淇淋
就要完美地,堆疊
卻在嚎啕大哭中失手
落了一球
融化在母親眼底

(什麼方方在路邊?)
陽光陰乾在老房子的角落
鐵捲門拉上
聲響,離了十年那麼遠
永遠出租中的招牌,亮著
卻不是門廊等著的燈
問候過幾個陌生臉孔
找不回
那幾口走失的行李箱

(什麼尖尖尖上天?)
我把屋脊拉高
在發黃的圖紙上祈禱
有一天可以乘著它摸到藍天
屋簷下
塗滿粗糙的暖色調
壁爐框不住走火的蠟筆
我已經學會
用更深的筆觸埋葬
自己

(什麼彎彎姑娘前?)
誰都可以從相片中認出你
我卻讓鏡子變形了眼
像母親
鼻樑,像父親
從此架著靈魂的枷鎖
重重地

 

註:題目本該以我本名為詩題,但斟酌後還是暫以網路化名代替。

, , ,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