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隆起的爭議〉


我們是一塊注定相撞後
沉積的血肉
在海上忍受鹽分
風化,試圖結痂
美麗的膿包在體內滋長
等第一艘斜桅刺破
處女的海灣

我們沒有雄偉的臂膀守護
每隻停泊的鳥
最柔軟的傷口讓火蟻佔據
遠方襲來暴風,成群狩獵
往深山奔走的鹿
怒濤擋不下
一滴水的逸散

我們已經停止長大
卻因為兩岸拉扯
來不及拋光的石紋
一年一年沉淪
像逐漸脫水的番薯
乾癟
連殘存的吐息也被壓碎

我們不是海峽上的漂流木
也不是失根的羽毛
我們雖然無法抵抗漏風的氣流
但依然是顆在蔚藍海上
美麗的膿包

 


標題註:《科學人雜誌》2009年85期3月號文章標題改。

20150705標題改。 

:刊登於《葡萄園》詩刊2015冬季號P48-P49。

 

↓ 吃冰鎮痛一下。

66  

, , , , ,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