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詩句,交纏:瑀珊破弦接力詩〉

 

我們的字句,交纏
每一個詞彙都是透明的線
像雨滴,縫合乾旱的
等待
萃取一段琴音,編寫
一首詩的開端

從迷路的地圖
出發
追逐屬於人馬的足跡
尋找白霧裡
第一盞,來自北極的燈

亮起誰的心事
車窗外的風景從不停留
蔓延成眼角的皺紋
黑了一片天
在充滿墨漬的指標下
繼續前行

家的方向在狼嗥中暈開
月光忘了,怎麼回來
獵人夜盜滿天星斗
靜悄悄
拖曳出一條朝盡頭消逝的
筆跡,將我們棄在......
像凝結的水氣
升起牠離群的身影

而後掏出一根火柴
將冰冷的空氣
解凍
破壞青色的掙扎
樹梢不再新鮮
伸出指尖
和畫外的腳印,相觸

帶點甜味的眼神流了進來
麵包屑織成銀河
黎明浮上海面,展翅
飄向南方
我們學著在飛行中歌唱
像一幕幕雲彩點綴
曠蕩的港灣

我沒有遺失自己
沒有放縱自己流亡
就算張開翅膀
也要像女爵和公主的行禮
如儀,風撕開那些彩帶
我撕開自己

撕開羽翼下,枯萎的
蘆花
在來年冬季之前
我的花園將廢棄圍牆
文字的音符從磚,
層層,疊疊,
破土抽芽

白色飛絮飽脹著情緒
是提前落下的雪
這瞬間,季節開始接力
飛行的里程持續演奏
樂譜上的圓滑符號

無法迴避某些顛簸
和顫抖的信心
都會成為磨刀石,砥礪
鈍化的發音
讓我們在萬籟交響中
找到和弦的頻率

落了拍的一段女聲
還在朦朧的敘事中發出
乾啞的呻吟
她說:諸滅皆苦,每一架
紙飛機,終究
投身火爐

梧桐等在岸邊
秋天飛過失事的季節後
燃成一株揚翅的鳥
啼開
屬於自我的涅槃

都說浴火之後
就有鳳凰的勇氣和驕傲
我們是被遺落的羽毛
被重重地拾起
成為禮帽上的裝飾

對每個人,盛開
一朵反差而壯美的花
也許是煙火
也許是一場實驗性的
爆炸

命運還是機會
幸福的對照組是花朵
頂端的燦爛
如果愛情是場實驗
就讓我們,進行到底

試著加進一滴淚水
從月圓切割下的微笑
還有等過嚴冬後的陽光
向母親借支縫針
密密地,把我們的影子縫上

癒合自己的傷痕
再度出發。
我們必須離開,離開
或許才是回家惟一的路
將模糊的風景
拋棄

手上的車票漏打了終點站
時間在窗外堆砌
肉身是緊繃的弦
以太快的速度飛成點線

我拉緊自己
避免魂飛魄散的逃亡
就算走,也要走成
瀟灑狂放的行草

力道刻透生命的厚度
像手腕上的疤
吞噬一頁頁舊日記
在皮膚上結一朵,繭
蠢蠢欲動在夾縫中

那是天堂的門
推開,一層還有一層
妳閱讀我靈魂的傷口
閱讀我的記憶
像當初落筆的淚水
化成墨漬
暈開了誰的等待

悄悄地
爬上眉間
將幾絲星星染黑
藏在表情後,殞落
回到挪威的森林裡
有座寧靜的湖泊

雪白的月光不冷
秘密是暖色的圍巾
只有貼近心臟
才聽見悸動,滿天
舖地的舒展開來

屬於獨角獸的步伐
每一步都是踩碎
孤獨的聲響
牠低頸啜飲記憶的湖面
用發光的漣漪,洗淨
我們的字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