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言〉


我試圖把那些甜的
用溪水沖淡一點
加幾朵
從阿爾卑斯山脈來的雪
調點特製的毒藥
只能溶於我的舌尖

把那些熱辣辣的
趁夜涼了
在心窩重溫,一口氣
呼嚕嚕地
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從唇邊直燙到腸胃
而過時會出走
新鮮的,則會留下

那些苦苦的
我藏在舌下
太甜的時候,偷嚐一點
幻覺也會真一點
讓我從雲端到地上
再從泥裡到月球
有時候,我以為遇見了宇宙

而那些酸溜溜的
就開始跑吧!
游過嘴邊的魚,一張一闔
就讓牠自由
就讓牠長出雙腳
跑遠一點。

 

刊於 《有荷》文學雜誌第一期 P6

, ,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