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養貓的女人〉

 

春天響了
冬日就該走了
帶著霜雪的細毛
飄向還暖和的南半球

找個合身的陰影
也許,我們可以纏在一起
直到嘔出彼此的毛球
頸子是柔軟的
血液也是
但舌上的倒鉤
並非為了要你回來

我在夢與不夢之間
愛你
就像擺弄尾巴,那樣簡單
只有吃素的魚不容易
陷進去

適應這房間而生
假裝忘記門外
還有千千萬萬個你
有限的地板把我延展
至少日光燈下
影子還像隻成虎
而我總學不會犬吠

我在制高點等你
等你像羽毛,輕盈
像不怎樣討厭的雨點
落在,王位

刊於聯合,每日一詩:http://paper.udn.com/udnpaper/POC0009/241453/web/

, , ,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