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姊姊〉

 

我們得快跑
在被燙開之前
還能記得雨從哪裡
濺下來的

爸爸不在
我們得快跑
沒有人能認出,哪一個
是我,哪一個是姊姊
我們生來就是為了死的
只是,姊姊的眼神裡
有爸爸的影子
而我的眼裡
有她飄渺的身影

嘿,快跑
潮流裡有她的聲音
像不見的母親
我已經忘記她的背影
遠遠地
被晾在某座山頭
姊姊說,海是從那裏來的
暴雨卻不是
那麼到底是我緊抓著
姊姊,還是她緊握著我

大人不在
母親也走丟了
我們只能快跑
企圖從記憶中帶走沙礫
快跑、快跑
不要理會那些水花
別被漣漪絆倒了
她的手臂是如此纖細
五指彷彿融化在我手中
妳是我,我是
妳?

姊姊的回眸有我
臉上的風浪
有她的,曲折海岸

, , ,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