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再也找不到同一個樹洞回家。  

〈期待〉

你們告訴我
該怎麼做,怎麼做
而我的眼球
旋向顱內的漆黑
什麼也沒有
你們告訴我
要怎麼做,怎麼做
而我看不見
靈魂,只有原地
腐爛
的行屍走肉

這是第幾隻兔子
在樹洞裡自殺了
難道沒人告訴牠
夢並不是無底洞
清潔婦抹不完血漬
累了,就看看那些不走的鐘

每個人的眼珠
都鑲進鑰匙孔
門把早壞了
肥皂泡是最後兇器
以美麗的姿態
膛炸

於是,夢開始飛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