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魔時刻〉

 


我們在羊腸上獨自行走
直到影子被夕陽切割
平交道的鈴響,拉長
回去的方向
找不到合身的陰暗,反覆
朝光的可能前進
但母親的產道太寬
海潮太過擁擠

烏鴉啄著我們的腳步
踝骨滾成珍珠
是誰在路燈底下
捻熄一根根,未抽完的夢
娃娃笑了
像車輪輾過貓骨頭
我們找不到合適的替身
恰好容下
脈動的雙面刃

鐘擺底下吊著我們
在月色中劃過一抹
又一抹的微笑
像紅透的靶心
刺破,就流出女妖的哭聲
那吃過一次的滋味
找不到同樣的甘美
我們來到沒有夜的城市
而人肉太鹹

我們的真名停在十字路口
誦聲越來越長
母親的疼痛卻越來越遠
越來越遠

, , ,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