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人生,變化,人生〉

 

如果神說有光
那麼山背就有陰影
突出的骨節
也會有脈動地響
假裝自己跟得上海浪
而那些氤氳拍打肩峰
卻沒有人能夠回頭
海岸線竟然這麼遠了

千年的溼氣成雲
望不穿,水晶體裡仍有霧
一片渺渺茫茫
道路終會岔成三途
粼粼的波光,流不盡
我們仍企圖
跟上彼岸花開的速度
是誰說回憶很長?
又是誰
說了那些蝴蝶紛飛的事

蝶翼在影子底下粉了
長長的,渲開
佔去右大半的身軀
與開花的左腦
散射,曼珠沙華
只有鋪了木屑的小徑
還幽幽地,等
又一顆石子被擲出
而我們只聆聽
水聲

 

 

※同時刊於:乾坤詩刊2013冬季號 68期 P.53

 

, , , ,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