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生女神〉

 

當他反手摘了朵玫瑰
妳的手上只剩草莓
陰影從每個陷落處發芽
表面的艷紅開始腐爛
於是妳跟著事實一起長出
柔軟的刺
用綠色偽裝自己
果肉逐漸模糊

發酵的靈魂沉沉睡去
走在罌粟的黃磚道上
陽光這麼燦爛
月亮也能牽在身後
像忘記怎麼飛的氣球
起霧時,照亮
一整面鏡色的海洋
妳聽著浪潮聲醒來

我們都以為自己忘記
但雙腳仍記得
怎麼走那一段相識的小徑
罌粟開得這麼紅艷
海豚擱淺
太晴朗的天氣成為殺手
就算鋸開漏拍的音符
也鋸不斷吃進骨子裡的墨水

墨刺成為一種展示
一朵黑玫瑰或,
黑草莓
把字句的重量背在肩上
或在腳踝糾纏
三個字的咒語可以不被需要
活著就去成為,咒語
成為他們嘴裡的酒
或毒

, , , ,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