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酒保〉

 

原來煩惱是琥珀色
靜悄悄地,靈魂懸在
斷崖。一把高腳椅
剛好可以在海平面上
喘口氣
即使它們稍縱即逝......
年輕酒保揮一揮手
彷彿就可以散去

「怎麼不去跳個舞?」
口氣像騷動的枝椏
風已告訴誰
一切,靜默
是種轉身的姿態
我們都愛看落葉被風捲起
芭蕾般落地
但金魚仍在舞池裡
各種玻璃杯折著光

「再來一杯?」
每個人不是都喝著
自己愛的酒,那些要白開水的
成為一種笑聲
是不是秘密都藏在那裏
當人們剩下一種顏色
時間卻越洗越深
獨舞的人反射轉燈的光
不去在乎,自轉或公轉

「很好的嘗試。」
你的微笑起了皺紋
煙裡雜著香水氣味
大雨在手中嘩啦啦下著
雨聲在酒杯裡
在酒杯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