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夢-和震岳詩〉

 

贔屭

陰影還未聚集
我便背起紋身
山河寫下的重量
讓諾言顯得輕了
一切呢喃如雲煙
哪裡有後悔的痕跡
是誰,還在不斷旅行
回憶不該被埋葬
落花又開
夢醒的時刻何時到來

睚眥

過往是你衣襟上的一點墨染
遇見眼淚,就燙成利刃的痕跡
所有情節都能挑起星火
卻沒能寫定一截風向
落筆之前,注定用鮮血磨墨
恩怨不過一頁翻閱
舉劍也斬不斷
火燒連環
於是寂寞開始鏤刻你
一雙傳世的怒目

椒圖

你用夢做一個連環
像蝸殼,在海風中等故事風化
而旅途以千年的速度縮短
潮水越漲越滿
你仍舊不開
也不是相信潮退的必然
只是圈養的腹部
太過柔軟
你把情緒都收進巢裡
選擇堅硬的山壁鋪首
卻銜一枚苔深的詩
等,等誰試著敲開寂靜
和失眠的耳鳴

蒲牢

沒有人願意側耳傾聽
那咒詛來自深海
沒有人願意面對
那龐大的陰影
而你往浪裡紮根
呼喊的聲音都是鹽分
於是你更顯瘦小
同時明白,活著就難以溫柔
而你愈想溫柔
警鐘愈響
不為其他
只因你生來如此

狻猊

夢鄉沉默幾個世紀
你便凝固多久
醒著,便細數
那些適合作夢的密語
等它們輕輕飄起
逸散在呼吸之間
在視線之內
我企圖握緊那些眼見的象
而相聚者卻終將離散
不變的唯有變幻的煙
冉冉
才發覺,與你的影子對坐
我便有了份量

我讓自己沉沒
只因知道當我開口
便是一片海
於是把酸甜苦辣都吞了
重量卻在胃裡層疊
數個世界,數個我
沉沒,藍色漸層
無數的海水
無盡滋味
卻沒有犄角抵禦
只有柔軟的苔
啊,莫非我只是一條水鬼
找不到過河的光
找不到你


狴犴

如今,我枯坐成一枚懸鏡
濛上長年鹽分
卻等不到風化的盡頭
時間逼我聽那魂魄蒸發前
尖銳的高音
一人之殺,血能引來更多
飢餓的正義
我的爪印在潮水中淹沒
我是失去山林的王
卻不曾背棄山林
我仍等著,風化或
高懸明鏡


饕餮

渴望迫使他把時間吞下
呼吸遲緩起來
無法選擇這些經歷是否美味
食材也無從選擇
一直以來
品嘗是種高級的孤獨
世界在這刻沉默
箇中滋味卻喧嘩著
看我
看我
但不是你的眼神
於是害怕哀慟把靈魂淹沒
只好帶著飢渴出走
吃盡眾裡山海,卻依然
嘗不到對的回眸


螭吻

是魚還是鳥
我飛翔在海裡
尾羽卻不能沾濕
而烈日使我的鱗片凝固
既不能高飛也不能沉沒
既不能歌唱也不能吼叫
於是就待在這裡
試著遠眺
試著把世界成為自己
把自己塞進世界
我吞盡一切
直到走投無路
直到你看見我
卻不了解那些重量
那些排列整齊的推手
每一刻都將風擠壓
直到我在火中
墜落

 

20140501正式二版

因為其中"饕餮"的風格明顯跟其他夢格格不入,所以做了置換。

以下為獨立出來的〈饕餮〉:

饕餮

美食當前
必須細嚼慢嚥
我們從小就學會吃相
必須好看一點
還要吃乾抹盡,才是有禮
就算腹脹
也要節儉的打包外帶
並用禮貌的謝謝結帳
然後預祝大家
下次再會,一夜好眠

, , , , ,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