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鐵鏽之後的人民〉


至今我仍不明白
那朵花的名字
以及向陽的意義
我以為會是啄木鳥
敲醒我的黎明
但卻是警鐘
敲響了,黃昏

光芒容易從指間滑落
只留下白色鋸齒
和時間拉鋸
當我們發現滿地紅豔
不過是天邊一抹雲霞
我們的孩子是否還願
為那份憂愁
啼來一朵杜鵑

我至今仍不明白
那朵花開的意義
屬於過去
或是現在
我以為血跡終將成為鐵鏽
而我們因遺忘而脫落
不管是什麼顏色
都在鹽分中斑駁

寒冬已過
我們怎麼又迎來一季寒冬
為了我不甚明白的春
梅花早已寒徹戰火
而你們明白春天嗎
那是冬裡死去的養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