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別在印度回頭〉

 

命案現場在我體內
是誰強制刀子進出
扣下扳機
讓子彈無忌憚地發酵
讓黑頭蒼蠅如雨般剝落
稍歇息之處,便成壁癌

假設席勒會把它畫下
但味道卻不夠腥臭
筆觸太輕,畫布太沈
而我已孓然屍身
只有恥骨高高被吊起
和彈殼落地,回聲

 

註:埃貢·席勒,奧地利畫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