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
城市的氣味從蛋殼洩露出來,陽光鋪滿柏油路面。

早安,汽機車為城市注入血液,然後低吼著醒來,就像要驚起整座水泥叢林的鳥。

早安。

我在午夜和城市一起沉沉睡去,縱使我還沒有睡意,濕溽的暑氣便淹沒我,沉進水族箱底,直到光線反覆穿透。
我也期待著有人能對我說一聲早安,就像是童話裡喚醒公主的咒語。誰會是那個專屬於我的騎士呢?
早安、早安。我也在每個凌晨訴說著同樣的願望,努力寄託每一隻飛鳥,雖然他們往往只能短暫駐足。
他們捎來各種氣味,咖啡、煎蛋或烤吐司.......卻帶不走重重的瀝青氣味。氣味像繭,羽化的時間卻好遙遠。

早安。

我仍相信終有一天,騎士會響起號角將我喚醒,那直達天空的巨響。天籟,就算他墮落成玻璃棺底的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