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Sweet〉

我想就這麼融化了
顏色像眼淚
摻有一點秋天的風
鞦韆喀啦喀啦響著
彩色硬糖鎖在玻璃罐裡
一起晃動整個世界

火在你手心裡
軟化
壓在日記間過期的糖果紙
扁扁地,帶有一點銹味
捨不得放棄任何端點
就算棒棒糖的棍子空了
我們仍吸吮

感受那些滲出來的糖分
在話語內部結晶
享受再一次分解
直到靈魂像熔爐
期待像一整包金平糖那樣
(即使部分仍是火山岩)
成就一朵糾纏的花

最後我們將彼此分食
血也能這麼甜蜜

 

刊於《有荷文學雜誌》第五期,頁34

, , ,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