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應該感到哀傷〉


玻璃量杯裡的城市
漸層成析離的顏色
就像是黎明前,愛人離開的背影
而寂寞聽見門鎖扣上的聲音
漣漪了同頻率的鴿群
在音叉停止之前
落日就會被深藍色吞噬
安靜的巨獸正在下潛

你應該感到哀傷
暴雨不來,灰塵凝聚成
濕潤的行人號誌
只有斑馬能夠通行
水氣聚集在一角,互相取暖
有時則掛上眼睫,等待風乾
季節失去了它的名字
在寂寞通行前
所有冷暖都折疊成冬季
那恰好是一箱,出走的行李

寂寞是一種在原地的遠行
苔蘚在背脊上氾濫
哀傷皺褶成新替的床單
午夜遇冷
迴流成一隻藍鱗的魚
在逐漸升溫的城市裡
透明

 

 

 

 


, , , ,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