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室友是公認的討厭鬼,就喜歡捉弄人。幾乎所有認識的都被整過,尤其是我們這幾個和他同寢的。所以我們也會時常回敬他一些惡作劇,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慢慢的就有些比較心理,或者說是一種比輸贏的感覺吧。

      不管是瀉藥啦、假蟑螂啦還是裝神弄鬼,最好笑的那次應該就是我們搞了封假情書給他,想說這麼老套的東西應該沒人會信,沒想到他還乖乖上鉤!大半夜在樹下等到快天亮,我們都快笑死。那次之後他就鬼鬼祟祟不知道打什麼主意報復我們,害我一直提心吊膽的。

      還好,他只是身體不舒服,我們看他臉色差自然就叫他請假去看個醫生。最猛的就來了,那傢伙居然趁我們放鬆戒心的時候才來搞我們,我們那次真的被嚇到屁滾尿流啊。你知道那個門一開,看到他腫成豬頭的臉,眼珠子瞪得老大,有個室友還嚇到昏過去!多誇張!」

      看護小姐看他終於說到一個段落,趕緊把插著吸管的水杯湊到他的嘴邊。看著眼前的老人終於乖乖地喝水,她才邊回應:「原來是這樣啊,爺爺這你放心,這裡的人都很好,不用再成天擔心有人想要整你。你就別再想那些小把戲,要是大半夜地嚇到其他醒來上廁所的老人家就不好了。」

      「嗯嗯,」老人把吸管吐了出來,像是不甘心地抿抿嘴:「這不能全怪我啊!不信妳問問這豬頭,總挑三更半夜吵我!」

      老人看向看護小姐身後,咧嘴笑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