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萱首次邀請我到她家作客。她一直是那種重視隱私的女人,平時就鮮少聽她提起自己的事,更何況把只有六七坪大小的閨房對一個只在辦公上有交流的同事開放。

「被調來臺中工作的時候,還想有這麼大的空間算是不錯了。我之前在臺北的房子比這還小!」

「聽說臺北的房子不但小而且租金很高,光是這點就讓我覺得不容易。」感覺得出來嘉萱其實不善於交際,到現在為止的聊天話題都是一些跟「今天天氣真好」般無意義的閒聊,而這些仍然無法滿足我對她的好奇心。

「是啊。啊,我冰箱裡有臺北朋友寄來的起酥蛋糕,一起吃吧?」

我正想拒絕,嘉萱已經起身走向她那臺貼滿親友相片和備忘的小冰箱。嘴裡還喃喃說著感謝我還帶啤酒來陪她之類的話。

「其實不用這麼客氣,我也只是正好騰出時間來而已。」我客氣地回答她,但眼睛仍忍不住盯著那張她和閨蜜一起到日本草津溫泉泡湯的相片。

「唉,」嘉萱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嘆了口氣把我的視線拉了回來:「抱歉占用你的時間,但我的朋友都不住臺中,要拿這種事麻煩他們好像又太強人所難……

我早就認為嘉萱是個心思細膩的女性,就像她養的混種波斯一樣,對於細微之處總是敏銳許多。

「怎麼了嗎?」我問。

「應該也不是什麼大事……」嘉萱說的有點猶豫:「軟糖她,我是說我的貓,搬到這邊來不久就常常在晚上盯著同一個地方看。久了還真有點毛。」

「這樣啊,」我還以為能知道什麼更深入的事情,但這也不能明擺出來,所以我釋出善意的微笑:「我聽說貓好像都會這樣?可能新環境有什麼讓她好奇的地方吧,想太多的話反而容易疑神疑鬼。」

「我想也是,她今晚就挺正常的。只是平常軟糖很怕人,沒想到這次居然願意讓你逗著玩呢。」

「是這樣嗎?我看她一直以來都是隻可愛親人的貓呀。」

, ,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