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蝶最近的遠方》心得

 

 

 

如你,在晴朗的林道之上 

已將今晚的星空 

鑲嵌進自己的身體 

流星刺下不可逆的方向 

從此降生一個星座   

        —節錄自〈當星座—兼記流星蛺蝶〉  

 

也許當這本書出版的時候,它就鞏固了在臺灣文學史上的某種地位。一般的人寫蝴蝶紀錄的是自己,而我認為真正深刻的自然寫作,則是書寫自己紀錄自然。在臺灣,書寫自然、書寫蝴蝶,一定會讓人想到當代作家吳明益和他的散文集《迷蝶誌》。這次學長出版了這本書寫蝴蝶的詩集,就算本人無意,但在部分讀者眼裡看來難免有被前輩影響,甚至被擺放一起比較的意味。不過如同此書後記感謝的,我相信好的創作就是被品質優良的創作影響才能更進一步激盪出美麗的文學火花。 

《離蝶最近的遠方》分成四輯,大抵上我讀到的關鍵詞有蝴蝶、父親、母親、小姪女、島嶼、濁水溪。雖然蝴蝶貫穿了全書,但我卻覺得重心在輯二的原生棲地,也是收錄描寫家人最重的篇章。輯三與輯四則較重蝴蝶本身與環境的關懷。這本詩集給我的驚喜在於:可能是因為蝴蝶總是和愛情沾上邊,能像此書一樣讓蝴蝶有更多發揮的空間的作品不多吧。 

輯一是嘗試集曰之〈蝶之三行〉,是最好入口的一輯,卻也是讓我覺得可以更深刻的一輯。也許是因為蝴蝶的精緻,也連帶得必須使小詩更精緻。其中我最喜歡,也能讓我琅琅上口的是第二首:  

 

我明白你的苦衷 

因為在飛向天空之前 

我們都是葉片上的三流演員 

 

畢竟我們都是人類,以「我」來觀照蝴蝶的成長過程更能讓閱讀的人了解,或有一瞬間進入蝴蝶生命的錯覺。如此這首詩既能讓讀者走進蝴蝶,也能讓蝴蝶的幼蟲印象(並非如一般成蟲那樣普遍)留在讀者的腦海裡。 

輯二原生棲地中的〈後院的紋白蝶〉之三和之四的部分,很有趣的,紋白蝶和小姪女似乎有一種重疊關係。如果將小姪女的部分單抽出來看,可能和本書的主題蝴蝶沒有太大的關聯,但作者安排他們在一起,反而增加了後者的可讀性。綠色的夢和綠色的舞鞋,究竟是怎樣的童話故事呢? 

輯三中有一句「於是你懂得其實看待文明只能用複眼」,不免讓我想到《複眼人》這本小說。就自然環境的關懷來說,以詩傳遞出的訊號可能不如直接的散文、小說來的強烈,它更需要讀者投入心思去咀嚼。《離蝶最近的遠方》於夜航西飛這個章節之後有許多關心蝴蝶、甚至生態環境的作品。而這些詩句擁有的是溫和敦厚的力量,搭配上學長親赴各地拍攝的相片,更能看見這些生物的美,而牠們亟需被注意。 

最後,這本詩集的封面可能會讓人有點誤會是情詩集,如果沒有仔細閱讀介紹的話。但我卻很喜歡那隻吸著繁星花花蜜的大白斑蝶,還好有這本詩集提醒,不然我一直都把大白斑蝶跟紋白蝶的名稱混淆了,兩種蝴蝶雖然同樣可愛可親,但還是相差極遠呀。 

 

文末再附上一首因緣際會而成的接力詩,獻給《離蝶最近的遠方》: 

 

〈獻給《離蝶最近的遠方》〉 

 

或許在港口放一只風箏,拉住 

你飄向彼岸的記憶 

船全都沈沒在 

潛水者的眼底 

只剩鏽蝕的鐘浮起 

 

既然風箏是唯一的牽掛 

那麼雲會是誰的依憑? 

放飛一張信紙 

讓潛水者更加沈默 

而藍會更加地藍 

這色調透明得很曖昧 

如對岸的蝴蝶 

在小小地、小小地葉片上,掀起 

紛亂的鱗 

 

蝶彩上的文字莫非是 

秒針撞擊出的滴答鉛字 

潛水者的世界始終寂靜 

那麼,剪去蝴蝶腳下的牽繩 

讓你的天空在記憶裡自由

 

 

(首句引自書中〈交界—致父〉第四行開頭。

接力:張至廷、廖震岳、破弦)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