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烏鴉之歌〉
 
 
沒有雨的暴雨聽起來像首悲歌
當它們落下,烏鴉快飛
年輕的肉身還未成鐵
 
沒有雷的雷鳴切割船舶
鏽蝕的島鏽蝕
本應絢爛的花火
看墜地那一刻濺起的
黑色羽毛,在孟加拉的背部
肩上,彎曲的腰與四肢
烙下此生的錨鍊
每一道吉大港刺青都對著
鏡頭開口笑說
:我已屬於死神
 
暗地裡被報廢的青春
必須踩過日復一日
累積的痛楚,必須
承受被支解的
嚎哭的海的靈魂
但數錢會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窮困會是一條困縛想像的纜繩
 
當沒有雨的暴雨落下
烏鴉終究成鐵,成為影像裡的
不可辨的漆黑肉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