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登頂—記頭嵙山與大坑長城〉

 

它端坐
讓風雨在身上長苔
圍欄裡,我是顆不斷滾動的石頭
不斷滾動在向上的旅途中
期待懸崖邊的風動
今日樹枝柔軟而天氣晴
適合在山裡的空氣中張網
捕捉一些不落的勇氣

棧道總是先平舖直述
像一片不願飛翔的枯葉
把時間擅自留在那裏
芒草起浪
寧靜的小徑偶有腳步蜂擁
而我嘗試凝固自己
成一棵陵線上的五葉松
而山嘗試凝固雲海
卻薄薄地
從陽光的縫隙裡,溜走

究竟是山縛緊了長城
還是原木的長城抓牢了山
我的視界不斷地往前滾落
聽足跡一路柔軟地
磨損柔軟的梁木
它們日漸蒼白的圓滑
發出整座山林裡
最微小的驚嘆號

而我端坐
山頭風雨欲來,圍欄裡
時間突然留住幾片落葉
牠們以花開的姿勢,輕輕眨眼
彷彿就是山中最小的
最小的時間單位,剎那
看見一顆凝固了山林的小石子
微微在風中點頭


刊於《有荷文學雜誌》第十六期P.2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