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

 

想起那封信還完好的躺在書桌上,我不禁加快回家的腳步。

對我而言,沒有什麼比起一週一次的通信能更來得振奮人心。

我和他能夠交換信件當起筆友,其實是一件意外。美麗的意外。

有時候我還會想起那段魂不守舍的日子,而那天為了工作上的應酬,本來應該要寄到客戶家的禮物卻往他那裏去了。雖然說沒收到賀禮的顧客不甚在意,但還是被上司臭罵了一頓,也拜上司所賜,全單位的,噢,或許是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和交往七年多的男友分手了。

那天十分難熬,但我慶幸自己熬過了夜不成眠的夜晚,翌日信箱中的明信片讓我重新提起精神,雖然那只是一封通知我寄錯地址的貼心郵件。

他的字跡勁拔又不失端秀,告訴我,因為工作上急事的關係沒辦法馬上把寄錯的東西寄回來。明明是我的失誤,但他卻請求我能再寬限幾天,他一定會寄回來,不要太焦急了。

真是體貼啊。

我忍不住回了信,告訴他事情已經過去,禮物就留著吧。

想必他也是一個在工作上有類似經驗的人,知道某些看似平凡的禮品郵寄錯誤的後果。但能像他這般謹慎對待陌生人的人真的太稀罕了。

自他來了第二封信,我更加確定我們有許多共同之處。也許他也有同樣的感覺?於是不知不覺間,我們開始往來通信。

甚至更積極的想認識彼此。

至少我是這麼想的,愈是和他通信,愈有種想和他見面的感覺。畢竟這麼體貼甚至善解人意的男人非常吸引我處於孤寂狀態的心靈,可以說我渴望能和他見上一面。

信件中他也透露出想和我見上一面的心情。

對我來說這真的是這段日子以來最好的消息,只不過他仍然公務繁忙,要見面恐怕得再等上一段時間。

等,其實不是我在行的事情。

他也發現了吧,所以他並不打算給我直接聯絡的方式。

我明白地告訴他我的失望,他在回信中安慰了我幾句,告訴我,我們彼此之間需要時間。

也許吧,太過急躁有時候是我的缺點,但要不是性格上的莽撞,我也不會寄錯禮物認識他了。

這天我這麼回想著我們之間擁有的共同回憶,相同的嗜好興趣和一拍即合的品味,這些目前都在信紙上互相得證、互相共鳴,雖然幸福,但這在今天已經太難滿足我了。

我清楚我必須做點什麼來表達我的真心。

我甚至會想,如果連他都不能正眼看待我,那麼這世界上大概也沒有任何男人能再度滿足我的心。不得,真的是我命吧。

於是我研究起那成疊的信件信封,一路回憶著相識的點點滴滴,直到最新的這封信件。一張略顯簡便的信紙,洋洋灑灑寫了許多安撫的字句,都是他關心我狀況的表現,只不過,我發現了最後一行剛剛好像漏讀的一句話,他略顯緊張的筆跡寫著:「我有預感妳要來尋我,但我們目前的狀態真的不適合見面。」

我雖然不同意,但也願意尊重他。

畢竟何必要彼此見面呢?我只是看他一眼應該也沒有什麼不可以吧。

我有他的地址,如果此趟去沒有見到他也沒關係,如果真的看到他,我也只會遠遠看著,把那一幕當作是我這生最美好的畫面。然後我想我就能繼續安分等待彼此正式見面的那天到來。我這麼下定決心。

 

「哪來這麼多信?」明明長期沒有人居住的地址卻收到了像小山一樣的來信。急著整理的屋主太太在門口彎著腰,一把一把地把信件往紙箱裡塞。再過不久這棟快成危樓的老透天就要脫手了。

屋主太太嘴裡抱怨著,咋舌地發現每封信件的寄件人居然都是同一個女人。

「這裡就沒這個人,到底是誰寄的啊?」當她拆開還新穎的前幾封信來看,馬上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幸好,今天之後這個神經病就不關我的事了。」她把最後一件禮物似的包裝物用力壓進塞得滿滿的信件紙箱,直到那箱東西發出了撕裂的哀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