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名字只有石頭記得〉

記得那些年輕的名字
雖然不能改變過往
雖然知道立碑
就是立起遺忘
那些被風刮擦的名字
終究讓風帶走
而我們記得石頭
像一個集體的代名詞
容許我們編織
等著,代入我們

 

—刊於野薑花詩刊第十二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