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習慣很難戒掉,就算我再怎麼清晰地分解自己。

把自己拆解成最小的螺絲,而這世界好大好大。然後發現螺絲不就釘在原地了嗎?

雖然認為自己理解自己,但有些行為卻還是沒辦法抓住,這使我更確信一個人的身體裡一定有著兩個一半的靈魂。所以當對自己的反覆執著感到厭倦警惕,卻仍然反覆這個看起來每次都有點不一樣的輪迴。但幾次下來,我想我學到要對自己誠實是很簡單,但要對世界誠實卻很困難。甚至有些時候自己所認為的並不是別人所認為的,以至於造成自己最厭惡的結果,成為自己討厭的人。再次驚覺的時候已經無法解釋與挽回,時間才是這世界上最現實的推手。

而我一直被往前推,就算我故意賴在原地以為自己沒有前進。

那些沮喪的話啊,就是這麼沮喪。更令人苦笑的是,並不是自己不了解自己,而是一種無能為力。

如果我有能改變世界保護自己的力量就好了。這也許是我中二的開始。

接下來怎麼辦呢?

就跟以前說的一樣往前衝吧,不要再被自己絆住腳了喔。如果真的需要大刀闊斧的話,希望迦梨的力量可以借我一點呢。

任性的力量應該要拿來用在正途上啊,是吧。

文章標籤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