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汁很苦
所以我寫不下來
只好把背景的顏色調深一點
我就可以淡化了

並不是願意也不是
故意
要把鹹鹹的味道留下來
只是每天的太陽都在風化
我的神殿
由餅乾搭建起來
就只是再普通不過的
沒有很喜歡
也不是太討厭的口味
很容易就忘記了

那麼擱在心上的都是些甚麼
餅乾屑和餅乾屑
一點灰塵也沒有,是騙人的
不小心還是撒出了一點酒漬
是再也擦不掉了
擦不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鱟 (破弦) 的頭像
月鱟 (破弦)

月鱟。破弦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